◎渡之團隊成軍:就差沒當過瘋子!

 

小時候常常在報章雜誌中,聽說有三種人會傾家蕩產,而且都被人叫做「瘋子」。一種人是玩股票的;一種人是出來競選的;最後一種就是拍電影的。

 

我們從不相信自己會蠢到去做窮瘋子。直到有一天,一種深藏在潛意識底下的創作能量浮出海面,且恰恰好跟攝影機一見如故、一拍即合,為了撮合這對佳偶,我們四個人,環顧彼此,決定手牽手一起當瘋子!(糟糕的是,我們以為自己不會真瘋)

 

說起我們這四個瘋子,在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規規矩矩地「混」到了四年級,幸虧歷屆老師的苦口婆心、遵遵教誨,才讓我們多少習得了電視電影製作的知識及技術。在畢業專題製作的合法壓力下,我們迅速在2004年的夏天成軍,憑著那一點跟專業沾上邊的拍片知識,信誓旦旦地要拍一部轟轟烈烈的電影。

 

 

 

◎渡之劇本誕生喔~燒喔!

 

創作的開始,是由一個故事的發想揭開序幕,擔任編劇的陳嘉暐同學,跨越近半年對自我成長歷程的探索(半年中間除了大大小小的考試、來來去去的工作、一次又一次的睡過頭,還有那個夏天四個人的拍片承諾),終於在參與了高雄市電影圖書館劇本創作坊之後,糾纏於截稿的壓力,被迫抽絲剝繭半年內的思緒,將這一切拍片計畫的禍/開端完成---「渡」之劇本正式出爐!

「天啊!它到底在說什麼?」

 

劇本的完成,並不代表有資格踏上電影生產的輸送帶上。沒有獲得四人幫的共識之前,「渡」之劇本僅僅停留在編劇一個人的腦袋裡,是無法付諸影像實現的。因此,編劇接下來的任務,便是口沫橫飛的說服冷面導演吳佩綺、從容製片王啟明以及巧手美術姚郁萍,讓渡的概念可以深入四個的心中,達到四個人一致的認同。

 

 

 

◎渡之前製作業自得意滿、信心十足

 

同時間,四個人也開始釐清彼此的工作角色。由於團隊人數少,一人身兼數職是在所難免,導演兼攝影、製片兼副導又兼攝影、編劇兼場記、美術設計兼道具服裝,又徵求了幾位同學、學弟、朋友友情協力,小規模的拍攝小組正式組成。人數雖少,但在夢想起飛的奔騰階段,我們總是相信只要熱血狂流,就能克服萬難。

 

況且,本團隊堅持遵循五南書局出版的「電子影片製作」課本為拍片準則及要領,如:各式劇本改寫、企劃案撰寫、預算表擬定、演員合約書、場地勘查、分鏡表繪製、募資計畫表、拍攝日程表….等,幾無缺漏的列在前置作業中。距離拍片前的一個月,一疊用四個月累積出來的前製報告書驕傲成型。

 

最後30天,一人一本企劃書,透過指導老師侯尊堯的協助,聯絡上高雄縣市各行各業保有拍片熱誠的社會菁英,一則請益,一則募款。在募得了第一期的拍攝經費之後,我們臉上的笑容,不只是信心滿滿就能形容的。

 

 

◎渡之魔咒降臨:墨飛定律悄然來到

 

「有了完善的前置作業,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開拍啦!老兄!」

 

「等等,再讓我們看看課本第267頁說些什麼?」

 

 

可惜當時氣傲自滿的我們,眼裡根本容不下這段預言/詛咒的文字:

 

「製作階段是電影企業最具挑戰性與最為鮮活的部分。此時需要組合各種元素來生產電影,像人員、設備、場景與支援補給等,都必須一起納入電影的製作過程當中,而所有元素是需要在所有人通力合作之下,以各種方式交織互動產生。『製作階段是最昂貴也是最具爆炸性的階段,因為在這期間,正如墨飛定律(Murphy’s Law)所指出的,任何錯誤都可能發生』」

 

 

渡之拍攝現場無間地獄

 

   「你若不相信墨飛定律,莫非墨飛就會找到你?」答案是肯定的,拍片前不多想一點,厄運的來臨就只能不斷的認栽;愈是不往壞的地方去想,它就真的會發生!

 

è危機一:大量器材無法運送

 

拍攝前一天的行前會結束後,我們唯一的交通車發生擦撞,預告墨飛的降臨….。由於四個人都不會開車,才商請友人開大型休旅車,幫忙接送器材及演員。卻連攝影機REC鈕都還沒按下,車子就不能借用了。

 

緊接下來的外景拍攝行程嚴重勘慮,連續四天的旗津外景行程需要車、一個禮拜要歸還一次器材也需要車!連夜開會決定切勿影響原定計畫,先解決燃眉之急為要。因此趕緊連絡有轎車的同學幫忙載一趟,將器材從大社運送到旗津,再拜託旗津國小的總務處陳主任,讓我們把器材安置在值日室旁的儲藏室。為了保護器材,四個人還在旗津國小儲藏室裡睡了四天。

 

說到器材,為了讓渡的鏡頭能夠符合分鏡表的要求,並正確呈現渡的氛圍,又為了善用義守大學大眾傳播學系齊全的拍片設備,我們將四組軌道、推車、外景燈、DV CAM、小DVSHOT GUN….通通借出來。「有電當思無電之苦」,因此再向同學借發電機,以備不時之需。以上的種種,一方面給了我們更大的創作空間,且實現了許多高難度的鏡頭;另一方面,卻也造成拍片的嚴重負擔,在沒有交通車的情況下,運送器材成了最最難解的死結。

 

  è危機二:對外關係不明確

 

完整的程序、清楚的關係、正確的聯繫,是學生製片對外關係中,常常忽略卻要命的事情。前置作業中,透過編劇嘉暐跟中華藝校老師的認識,有機會向其中一個班級的學生徵求演員。經由正式的徵選活動,該班級一男一女兩位未成年學生成為男女主角的最佳人選。我們在取得家長同意書後,便跟演員敲定了演出時間。殊不知在沒有通知校方的情況下,私下與學生達成協議,又由於劇情內容涉及限制級爭議,引起校方的困擾與不安。就在我們拍攝旗津期間,校方臨時不允許學生參與演出,面臨重拍的窘境,四個人幾乎崩潰。幸虧侯尊堯老師的要求,我們及時修改了劇本與分鏡表,以符合未成年演出的規範,再次向中華藝校校長提案,加上侯老師的居中協調,順利渡過難關。

 

同樣的狀況也發生在往後的協調中。在敲定一個管絃樂團臨時演員的過程中,答應要協助的單位,由於雙方資訊不清楚,導致在拍攝前破局,必須重新找尋臨演。雄中場景的協調,則是因為對公文解讀的不同,發生被拒絕拍攝的情況。

 

以上種種狀況,讓我們更深刻的感受到,唯有對外關係的明朗化,才能讓創作場域的工作人員,能夠安心、冷靜的進行創作。

 

 è危機三:再次車禍,面對不順遂,唯有冷靜以對

 

緊接的意外還沒結束,過年過後的第二期拍攝期,考量到交通車出租不易,決定減輕器材負荷量,改以數台機車運送少量器材的方式,穿梭在高雄市各個拍攝地點。相挺到底的學弟,搬送過程卻不幸發生了機車相撞的車禍事件,一邊必須處理車禍後續賠償照護問題,一邊必須持續完成影片拍攝,讓組員們個個疲於奔命。或許是發生過太多太多的事情,也使得組員更加勇敢,大家較能沉著冷靜、按部就班的處理這起車禍事件,也希望能盡力提供協助及資源。

 

到了這裡,本團隊已經在關帝廟上香兩次,每個人也佩帶好幾個平安符了。一個起初興致勃勃的團隊,最後僅僅希望可以順利平安的完成拍攝。

 

 

◎渡之步上螢幕è繼續發瘋

 

2005年三月十一日,寒流即將登台,我們在旗后燈塔下,完成了最後一個CUT。回顧這一個多月的製作歷程,彷彿覺得自己又長大了一些,處處碰壁的我們,反而讓自己的缺點與不足清晰的浮上檯面,並接受考驗。「拍片難,難上青天」,可總是要跟難題鬥一鬥,才知道它的強悍、才明白自己的能耐。於此同時,渡已正式走進後製剪輯、行銷映演的階段了……

 

各位看倌,首映當天,容我為您介紹四個開心的瘋子-----吳佩綺、王啟明、陳嘉暐、姚郁萍。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