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於戰魂的想像

有一堆廢話是這麼說的,也就是話說...
人稱弱不經風溫柔漢,俗稱天使連天使兵,簡稱低能天兵陳嘉暐,在大內營區慚愧結訓....

在大內營區,以號稱37天伏地挺身不過100下,單槓訓練不超過四次,3000公尺從沒真的跑完之姿,依然呼天搶地的數茶葉蛋(饅頭退流行)熬過37天軍旅生活。

當嘉暐突然被剝奪了享樂的自由、沒了掌控時間的自由、失去成為一個自由意志的人類的自由;當嘉暐變成一個讓人呼來喚去的二兵學生(現在改稱新兵戰士),那還剩下什麼?
其實還不少,吃飯的慾望、洗澡的慾望、喝杯飲料的慾望、偷偷打通電話的慾望、蹲姿下偷偷坐在腳上的慾望.....打手槍的慾望?(看到一堆火柴頭....唉...龜藍波火早滅了)......最重要的是能紓解滿腹抱怨的慾望!

這事有點奇怪,體能上受到的操練如此微乎其為,完全感受不到肌肉的增長,有啥好抱怨的?!原來當嘉暐被軍中第一天的生活嚇到以後,就以為自己什麼都沒有了,全身上下都變成國軍的公物(跟剪刀、膠水是一樣的),所以嘉暐開始等待軍中生活對自己的安排,假使安排的不夠緊湊、不夠嚴謹,便多出太多太多的時間給嘉暐來思考自己幹麻在這裡?為什麼要發呆?為什麼打電話出去的時候沒有人接?為什麼軍中的長官都像笨蛋一樣?

有一天,在放假之前,一陣1975梯的菜味傳到了嘉暐的鼻子裡,看他們一個個變成光頭,他心裡無限暢快;然而,就在放假完回到營區後,竟然發現這群小毛頭,一個比一個有精神、有朝氣,刺槍術井條有序,嚇到了這些頭髮稍長的天使連天使兵,而且據說他們被長官施行大地震暴政,整間寢室翻透了一遍。嘉暐那時心想,這些人一定以為自己掉入了地獄,想自殺的人肯定不少。

沒想到,根據本連的信鴿回傳結果,75梯的弟兄竟覺得自己過得還算可以,不如想像中的苦。這太令嘉暐詫異了,怎麼可能?!是嘉暐太嫩了嗎?

直到有一天被迫參加本連的魔鬼士官長,刺槍術考前衝刺班,才讓嘉暐感受到流汗、酸痛、被罵,其實很爽,有種想繼續被操練的鬥志,慢慢從血液裡竄出來。

於此同時,士官長眼光掃到天兵嘉暐,發現嘉暐刺槍動作放槍出包,他被叫了出去,命令單手持槍做臂力訓練。那時充滿鬥志的熱血還未退去,只看眼白中血絲奔騰,手上青筋浮現,嘉暐用力呼喊著1到20,左右各一次!嘉暐的汗水襯著泛紅的臉頰,那不是羞愧,不是害怕丟臉,原來那叫做.....戰魂!


低能天使兵~ 你可以再虎濫一點
莒光作文簿獨家報導。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