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兵ROUND2---天憲寶寶

「 時間不曾停留,即使人的臂力多強,緊緊抓住每個當下的基石,一樣會讓時間等速帶走....」
好多未完成的事情,都得趕在大內新訓結訓假結束之前,創造一個看似答案的答案。就像是監考老師宣布考試剩下最後五分鐘,作文只寫了兩段,也得跳過起承轉合,直接下結論。

帶著龐大的不安,硬是擠上了前往憲兵學校的XX車(這時候,稱他做遊覽車,很難說服自己),一路癲頗難眠的漫長忍耐,帶動了翻騰的心理狀態,努力運作的心靈工廠,正在替紊亂找到秩序,試圖鼓勵自己、逼迫自己在抵達憲兵學校之前,完成一個準備接招的穩定情緒。

又是一個全新的環境、全新的制度,不變的,或者是說不願意改變的,還是這只被動的軀體。憲兵學校相較於大內新訓生活,顯然是更為嚴謹、更不容讓自由靈魂恣意搔首弄姿。一進大門,一群從營站(福利社)出來的學生捕獲我的目光,這群人手拿著餅乾飲料,竟規規矩矩的自動形成兩路縱隊,自然而然貼緊規範的行為,造成我強烈的恐懼。

照著網路上憲兵前輩的指示,我帶了好大一個行李袋,加上可以塞近一個10歲以下兒童的黃埔大背包(前提是小男孩也想當兵),一晃一晃地蕩進了寢室。
「我的天啊!」這裡的置物櫃小到只有一個書桌抽屜大小的空間可以放私人物品,其他多出來的,一律塞進床底最深處,最慘的是憲兵裝備一大堆,光是要放這些看了就想吐的衣服,就很費心思了,遑論我的喉糖、肌樂、爽身粉...小說.....唉.....日子難敖了。

不變的規矩正等待我的靈魂主動向它靠近。看齊要踱步、稍息要踱步、立正要拍腿、蹲下要像被電到一樣、吃飯要喊親愛精誠、飯菜擺放位置要固定、內務櫃衣服擺設要統一;早上穿運動服、吃飽穿草綠服、這個場合紮S腰帶、那個場合紮勤務腰帶,小腰帶、勤務腰帶隨時要拿銅油猛擦....

「習慣總是規矩最大的阻力,慢慢來是我的習慣,也吃盡了苦頭。」
換裝最慢的人員中,我肯定金榜題名,換裝時總少了一兩個配件的天兵,我非狀元也是榜眼。
緊繃的神經,讓我嘗試到了在新訓期間,都不曾有過的壓力,而且憲兵學校打電話機會不易(一連只有一支IC卡電話機),以往藉由外在世界的鼓勵,讓自己重獲信心的方法,也變得可欲不可求。

唯一發現的價值是,在這裡,我證明了自己真的是一個善良的憨人,即使做得不好、沒有效率,我總不敢、也不懂得如何逃避責任。戰勤周,天使兵如我接下了站哨任務中最為艱辛的槍兵一職,夾著槍站在大門,隨時警戒人車的出入,並同時承受哨長無情的環珠砲;鋼盔緊緊壓迫我的太陽穴,在極度睡眠不足的狀態下,好幾次嘔吐物在嘴裡也硬是吞了下去,疲憊不堪的站完了六班哨,才發現,原來聰明的人,都選擇以身體不適為由擺脫掉了槍兵的職務,我卻站完了....

憲兵的天兵,我自封為....『天憲寶寶』

莒光作文簿 林口報導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