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格的文字殆盡,意味著格主的精力消耗與意識殆盡。
這陣子,經歷了一些,相對上,稱不上疲累的工作經驗,卻讓自幾渾身病痛。
這證明了24歲,是一個身體會提早發出警訊的關卡,一點點疲憊竟然都負荷不了,更何況還當過兵呢 (You was 都在爽啊你)。

離開娃娃國密集的一星期導遊工作兼「羅勃羅傑斯偶戲團專屬現場翻譯」後,
我挾著在娃娃國三場搞笑主持的舞台經驗,與一身病菌,
決定跟隨台灣戲劇表演家,繼續帶著歡笑與笑容,遊走各校園,散播歡樂散播愛以及口沫橫飛。

重回舞台這一步,那種像嗑藥一般地,
上場HIGH過頭,下場DOWN無怨尤,還是讓我毫無招架之力的沉浸在那股氣氛裡。

我的老爸 老媽 老哥,我愛你們,
只是我還沒辦法熱愛你們的工作,就像你們不愛我的工作一樣。
我好希望你們用自己的方式生活,而且好開心。

我相信,就像你們也好希望我用自己的方式生活,也好開心。

你HAPPY,我HAPPY,大家都HPAYY。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