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作者
嘉暐 chiawei.studio@msa.hinet.net 聲音設計臨時工/ 一個文科背景的高雄人,誤闖高科技的錄音叢林

FACEBOOK 請敲here

無差別音效實驗室 http://chiaweistudio.blogspot.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8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電視電影聲音的後期製作中,有一個環節,是要幫現場收錄不好,無法收錄的聲音,錄上更精彩的聲音。
這項工作,往往是表演者,在小螢幕前,拿著各式各樣的道具,即時的創造出“觀眾認知上正確的聲音“。在動畫音效製作中,這項技能尤其重要。
以下這個影片,應該很容易解釋Foley Artist的工作..... (需要分級嗎? 算了吧....)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哈哈哈。身體作為一種樂器;靈魂作為創意的源頭。如同小毛同學說的,玩到盡頭就是屌。
當然也可以很理性的找到層次,影片中聲音與聲音的段落切換,在聽覺上往往是有對比性的銜接。(感謝sheng同學推薦)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Michel Chionn (法國人) 所著的 Audio-Vision---Sound on Screen 裡,

來自好萊塢的影像剪輯師與聲音設計師 Walter Murch,特地為這本堪稱在學術界,最重要的電影聲音著作寫序。

他說,雖然電影和聲音的婚禮是在美國舉辦的,但是電影聲音似乎在歐陸有了更深刻的討論。

原因可能與歐陸有著多種地區性語言有關係,過去無聲電影的時代,沒有語言的藩籬,便於國際發行,即使要使用字卡或字幕,切換上也相對容易。

但是一旦 silent film 變成了 talkie, 語言架起了高牆,演員在電影中的神聖面紗也被揭開了,因為觀眾對演員的國籍和口音,膚色和語言,角色與音調
有了更多連結關係上的期待與矛盾。(卓別林曾經被不同地區的觀眾當作是在自己國家長大的小孩)。

相較於美國把聲音融入電影作為科技上的大突破,當時的歐洲顯然對於聲音進入影像的魔力,有著不同於美國好萊塢的反應。甚而,反對有聲電影的批判也曾出現過。因為聲音介入電影,似乎提醒他們,歐洲並不是一個團結的歐洲。那些曾經企圖創造國際化影像符號的默片導演,在有聲電影時代的大舉進逼,其創作技法不再有當初的魔力。

另外一方面,電影音效的技術在過去更是昂貴的高科技產業,發明者美國在市場上壟斷了技術。昂貴的設備支出,讓歐陸大部分的電影製作公司望之卻步。為了節省支出,為了減少錄音室的使用/租用時間,反而在這樣的機緣下,讓許多導演喜歡廣泛使用同期聲錄音(現場錄音)來說故事,企圖捕捉演員當下的鼻息與語氣,衷於現場自然發出的巧合聲音。

耳聞台灣電影聲音產業也是以同期聲錄音作為基礎(筆者還是遊手好閒的留學生),從台灣電影筆記網站的資料得知,這和台灣新電影運動似乎也有著相當大的關係。大量的長鏡頭給了杜篤之老師更大的發揮空間,為電影細心聆聽與捕捉當下的聲音。

令我驚訝的是在蔡明亮<<你那邊幾點>>的第一幕,父親(苗天飾演)在一個長達五分鐘的長鏡頭裡,停停走走起碼五個定點,可是每個地方的聲音都清楚的與充滿細節的被描繪出來。演員不只要在鏡頭前表演,更需要在多個麥克風前表演。

不過,我最近也在思考,台灣電影是不是只能容許讓同期聲錄音作為聲音製作流程裡最主要的環節? 我自己胡亂猜想,或許導演或是製作人必須考慮到電影完成的時間,假使一個已經頗具規模與完整的聲音製作流程已經形成,就會繼續使用下去。 不過,這樣是不是不給studio sound 更多發展的可能呢? (最近迷上了foley 錄音,所以可能熱情過了頭)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剛剛看了Walter Murch的一篇演講抄錄: DENSE CLARITY - CLEAR DENSITY
(Walter Murch, 著名好萊塢聲音設計師,作品有現代啟示錄,冷山,鍋蓋頭.....等二十幾部)

裡面有一段,關於聽覺對相近參考聲音進行整合的解釋。

在他年輕時,曾經在一次製作機器人腳步聲的工作中(1969 George Lucas's THX-1138),遭遇挫折。他要處理的影片中,有龐大的機器人兵團踩著不一致的步伐通過長廊,
在拍攝當時演員自然不可能穿上足以發出機械聲響的鞋子踩過地面,因此在同期聲的錄製中,僅僅收到了含糊與雜亂的腳步聲。

血氣方剛又滿懷鬥志的他,先是找了各種不同的機械素材替自己的鬥志做了幾隻實實在在的機械腳。再跟國家博物館借用半夜的時間,
帶著機械腳與收音器材到博物館長廊錄下數種不同表情的腳步聲,
打算之後一隻一隻的替每個個別的腳步,搭配上響亮且厚重又富情緒與節奏的聲音。

然後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他每天的工作就只是在為那一隻又一隻的腳找到主人。距離dealine越近,這樣的家庭代工似乎更加龐雜。
他說“很幸運的,好像有小精靈降臨了“ 他在半夢半醒之間,忽然問自己,一個人走路的聲音需要同步?是的。兩個人走路的聲音需要同步?是的。三個人走路的聲音需要同步?
恩.... 好像不需要。因為每個腳步似乎都對其中一個人的腳步是同步的。

這就像是,一滴水滴落下是一聲水滴,兩滴水聲漸次落下是兩聲水滴。十滴水滴落下,對我們的聽覺來說,是“十“聲水滴嗎?還是“好多“聲水滴?還是“要下雨了“?

最後他在這部1969年的作品中,便以一堆機械腳步聲取代了原先的苦幹實幹。他的這個發現,並不只是告訴大家一個便捷的方式,而是提醒了聲音設計師,
聽覺的認知系統具有一定的限制性,人們對聲音層次的認知不是全面的,hearing(聽)和listening(聽到)的不同,便是說明了聽覺在認知上的專注往往只侷限在有限素材。
假使人們真的無法同時跟隨三個人物在畫面裡的腳步聲,又何須徒勞?

不過,現在數位的時代來臨,確實有能力做到替數以萬計的物件,搭配上各自的聲音。 瓦力來了,聽聽看這麼一個又一個玩具球散落的聲音,讓你感到驚奇嗎?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ound Designed by Chia-Wei Chen.

MA Soundtrack Production in Bournemouth University. 2008 Original Resources: NCCA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