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作者
嘉暐 chiawei.studio@msa.hinet.net 聲音設計臨時工/ 一個文科背景的高雄人,誤闖高科技的錄音叢林

FACEBOOK 請敲here

無差別音效實驗室 http://chiaweistudio.blogspot.com

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在十三歲的時候,拿到了第一台裝卡帶的walker man。

當時,這台機器最主要的功能,是錄下隔天要考試的內容,在睡前催眠自己,以幫助記憶。

後來不知怎麼的,對著機器說話,成為了一種習慣。

喔,不,不是對著機器說話。

是藉著機器,聽自己說過什麼,聽自己說話。

找到一個安靜的角落,和自己說話。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Rough Mix Version:

Sound Designed by Chia-Wei Chen
Music Composed by Jeremy Howard.
Directed by ALLAN PAYNE
Produced by Dillan Gandhi
Founded by 2008 Student Commercial Awards Competition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BTAA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利用當兵難得的假期,帶著優待票與鹹酥雞,

相約在高雄著名的二輪戲院“和春影城“約會(好吧,也算是)。

隨意選了張曼玉和前夫阿薩亞斯聯手合作的作品<<錯的多美麗>>(Clean)進入戲院。

卻意外,經歷錯得更美麗的<<放映師的Remix>>。



那天,我們刻意提前十分鐘進場,只為了能在看電影前,好好享受熱騰騰的午餐。

當時,廳裡放著某個舊時代的西洋歌曲(我對西洋音樂的知識貧乏)。

我們就在西洋音樂的陪伴下,找到了後面第三排的位置坐下,開始用餐。

和春換片時一貫都有這樣的“背景音樂“相陪,

通常是由放映師自行選擇的。(當天沒聽到曖昧還是大舌頭,我還覺得很慶幸。)



在<<錯的多美麗>>開演前,音樂的最後一小節剛好結束。

接著燈光緩緩Fade out,不囉唆,電影直接開始。



可是,音樂卻在一個不太自然的時間點,Break in。

啊,又是一首我不熟悉的西洋老歌。

半分鐘後,電影片頭和“這首有歌詞的西洋老歌“漸漸找到一種和諧的關係

,令我開始放下心來,靜待導演的創意。牙籤也慢慢回到熱騰騰的鹹酥雞紙袋。

又過了一會,在張曼玉出現之後,這樣的趣味逐漸令人不安。

因為所有的現場聲音都不見了,連對白都沒有,音樂卻還是繼續哇啊哇地唱著。

我當時心想,這可能會是2005年相當大膽的作品,是不是企圖要向默片時代致敬呢?



這般詭異的觀影氣氛,就在這首歌唱到間奏,B段歌曲重新回到戲院立體聲音響的中心位置哇拉哇拉之後

,我前方的觀眾們開始議論紛紛了,

接著大夥一一回頭,望向後頭唯一有日光燈閃爍的小窗口。

觀眾的鼓噪聲此起彼落時,最後一排的先生,起身拍拍了窗口。



音樂倏地結束在莫名其妙的切點,不過卻意外,讓觀眾的聲音一塊也Fade out了.

"瞬間的靜默啊“,Amazing!



接著影片嘎然停止,數秒鐘後,真的“錯的多美麗“與原始的聲音軌重新播放。

當時我想不只放映師鬆了一口氣,觀眾也鬆了一口氣。



這個奇妙的經驗,意外證明了,有聲電影做為一個大眾熟悉的媒體,

其中聲音與影像的關係已經自然地在電影歷史中形成了觀眾固定的期待。

我們會對不自然的聲音影像搭配,產生立即的懷疑,完全不需要經過任何專業的電影語言訓練。



這個例子同時也呼應了,Michel Chion 對聲音在時間流動中限制的闡釋,

他認為,"聲音無法在電影中絕無止盡的說著自己的語言,無顧於在同樣時間流動中的影像。

影像(visual cut)隨時都會進入觀眾的認知,自行與聲音產生關連。"

聲音在電影裡,即使有廣泛而有趣的應用,卻終究逃不開影像的對應。

電影聲音,是在這個限制中,發展關於“影音關係“的創意。

假使電影的一開始有個五分鐘的黑畫面給聲音設計師去創作,

即便這一整串的聲音如何豐富有趣,它還是必須在五分零一秒的影像上被賦予它在電影敘事上的意義。

只因為觀眾身處在一個叫做電影院的地方,觀賞一種叫做電影的媒體。



如果放映師有權力重新現場玩弄即興的音樂搭配,當天的看電影就不只是看電影,

當天的<<錯的多美麗>>,也得改名了。因為這個形式,離開了大眾對電影作為媒體的既有框架。

有人會說這是表演, 有人會說這是無聲電影的現場演奏....等等等。


雖然不是熟悉的觀影享受,但是,<<放映師的Remix>>,錯得多美麗。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部在現場表演聲音的電影 BRAND UPON THE BRAIN!

企圖讓人們再次經歷在默片時代的臨場享受

不預期的巧合 與超出電影敘事的聲音即興

如果有機會 真希望能親耳聽見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ound Designed by Chia-Wei Chen

Coursework at MA Soundtrack Production at Bournemouth University.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尋找安靜的地方“本身就是一件很危險的創作行為。

英國著名科幻影集Doctor Who的聲音設計師 Peter Howell
今天(1st Dec 2008)來到Bournemouth給我們上了一堂"創造新聲音"的課程。
一開頭,就提醒我們,為了要能玩弄我們的聲音資料庫,每個聲音一開始就該被錄的很乾淨,很清楚,之後才有能力向外延伸發展。
也就是說,往往,我們沒有辦法帶著錄音機出門,隨意錄下偶然發生的聲音後,直接拿回去使用。
因為現今的世界,聲音已經廣泛而大量地充斥在我們的環境裡:
若想在曠野,錄一段清晰的打雷聲,你必然也會錄到風聲,雨聲甚至是小孩的叫聲與急駛而過的車子。

所以,他總是利用小的物品來創造大的聲響。同樣以打雷聲為例,他先是錄了火柴棒摩擦起火的聲音,再將它改變pitch並分布到midi鍵盤上:
pitch高的火柴棒在鍵盤右邊,low pitch在左邊。 接著從右至左盡情玩耍,可以被操縱的打雷聲,就出現了。

看得讓人興奮,卻同時也令我悲傷。

因為,“為敘事而錄音“肯定是一件孤獨的事。不同於拿著攝影機,走向人群,發現故事,找到鏡頭。
我們必須在外在世界裡,找到有潛力創造聲響的物品,
把物品帶到很安靜的地方,創造很吵雜的作品。


這可能是我個人的毛病,我就是認為“尋找安靜的地方“本身是一件很危險的創作行為。

延伸創作:【聲音雜耍】雷,火柴棒領銜主演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借一下Peter Howell的方法,把火柴棒丟上台!
打雷囉(按右鍵下載)


用火柴起火做sample, 分布在鍵盤上。高頻多一點讓它亮一些,低頻也多一點讓轟隆聲重一些。

延伸閱讀 【聲音筆記】危險的創作行為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alking coin box  (右鍵下載)

兩組分散在keyboard上的聲音檔在同一個midi track裡,根據同樣的音符表演。

一個是我在Winchester錄到的古老收銀機的聲音;一個是倒轉的中文廣播廣告配音。

兩者雖然質地不同,卻都在同一個規則裡變化,因此有了意外的巧合和驚喜。

logic_instrument_01 logic_instrument_02 火柴棒變身打雷
(第一軌是廣告聲音檔在midi note裡表演,第二軌是預先錄好的古老收銀機)

(利用ex24 來分布自己的檔案到midi keyboard.)
(Logic pro 8.0)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oir at Winchester Cathedral (請戴耳機..)

聽同行的愛爾蘭朋友Jeremy說,這是一個不太一樣的基督教組織。唱的歌不太一般。
可是我聽起來都一樣。

我把錄回來的東西,隨便在soundhack上把玩了一下biaural process(創造環繞耳機的音場的假象)
,希望您戴耳機聽聽。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