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電影的人為什麼要反媒體巨獸?

文/ 陳嘉暐 (2012/12/16)


1958年巴贊問自己『電影是什麼?』他認為,電影再現了外在的現實世界,電影想像的是一個與真實世界高度雷同的幻境,無論是聲音、影像、立體感或氣氛。

到了數位複製的年代,現實世界包容了大量的幻境,事情因此變得棘手。布西亞發現,『真實』將被『擬真』取代,建構比『真實』還『真實』的『超真實』。於是,我們活在一個『擬真的時代』。我們常常懷疑、常常不安、卻又容易被慣用的伎倆說服、被慣用的伎倆刺激、被慣用的伎倆感動。

做為觀眾,以為將在數位複製時代獲得更多自由,卻反而更加公式化、一致化。
做為創作者,我們依然渴求再現一種真實,即便是包含幻境的真實。

現代媒體,電視、廣播、新聞、報紙,就是擬真時代的實踐,他們建構的『虛擬真實』幾乎成為我們群體生活的鏡子,我們天天照鏡子,天天感同身受。而媒體巨獸的誕生,將會讓我們沈浸在單一的、強悍的、堅固的『虛擬真實』。強壯的巨獸,更不會輕易讓我們發現牠是虛假或真摯。

維護媒體的多樣性、維護『虛擬真實』的多元化,我才足以擁有多變有趣的觀眾、多變有趣的環境以及多變有趣的創作自由。

我該珍惜我們的觀眾、珍惜我們的素材、珍惜我們的思想、珍惜我們的環境。

假使我沒在這一刻阻擋媒體巨獸,自認為創作的自由將會永恆,即便巨獸如何龐大,自以為能夠把牠的醜陋當成再現真實世界的素材,反咬牠一口。會發現巨獸將告訴我另一個真實,牠能輕易地讓我的電影不是電影,而且連觀眾都被牠說服了。

假使我在這一刻讓自己屈服了媒體巨獸,我將滿足於牠的糖衣外皮,一起操作慣用的伎倆刺激觀眾、一起操作慣用的伎倆感動觀眾、一起操作慣用的伎倆傳達巨獸的欲求。漸漸地,我們也分不清自己是不是在拍電影了,因為我們連分辨真實的渴望都消失、麻木。

我愛電影,我反媒體巨獸。我要求政府,應儘速訂定『反媒體壟斷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dierwei 的頭像
didierwei

Didierwei, Pause and Play. 聲音設計滯留中

didier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